1. <b id="yzvgte"></b><blockquote id="yzvgte"></blockquote><li id="yzvgte"></li><i id="yzvgte"></i><dd id="yzvgte"></dd>
              投稿郵箱 info@hercity.com

              “旗袍世家”著力打造旗袍産業

              2018/07/11作者/李毅來源/遼沈晚報閱讀人次/4761我要評論(0)

              掃描二維碼
              將本內容分享給手機朋友
              關閉
              導讀:崔明華從小在母親身邊學習制作旗袍,是滿族旗袍制作技藝的第四代傳承人。她的女兒劉純是第五代傳承人,一家人可謂“旗袍世家”。…

              崔明華的手工作坊裏,貨架上陳列著成排的宮廷旗袍成品,這些成品將在幾天後發給一支旗袍模特隊。爲上門定做旗袍的顧客量完尺寸,崔明華麻利地在布料上畫線裁剪--學做旗袍至今已有60年,每道工序她都已爛熟于心。

              今年70歲的崔明華是撫順新賓滿族自治縣人,她從小在母親身邊學習制作旗袍,是滿族旗袍制作技藝的第四代傳承人。她的女兒劉純是第五代傳承人,一家人可謂“旗袍世家”。

              1967年結婚時,崔明華告訴婆家自己“不要金不要銀”,只想要婆婆家傳的一件黑色旗袍。丈夫劉沔安和母親商量後,不但答應了旗袍,還花費150元“巨資”爲她買了一台上海産的蝴蝶牌縫紉機。

              這台縫紉機陪伴崔明華幾十年,至今還能正常使用。如今,她的手工作坊沿襲了手工傳統,受到越來越多人的青睐,正走向全國、走向世界……

              “旗袍世家”著力打造旗袍産業
              崔明華正在制作旗袍

              “我的母親叫孫桂芝,縫制旗袍的手藝很精湛。”崔明華說,小時候她隨父母居住在新賓蜂蜜溝。從記事起,她家裏的條件就很艱苦,鍋裏的炖菜幾乎見不到什麽油腥。也正是從記事起,她就對母親縫制旗袍的手藝很感興趣,經常在一旁一看就是小半天,絲毫不覺得疲憊和乏味。

              10歲起,崔明華開始向母親學習旗袍制作。從裁剪到縫制,從紐襻到滾邊,她把母親的本領學了個遍。“很多工藝是小時候看會的。我很專心,天天琢磨做旗袍,母親稍加指點我就能正確掌握。”

              崔明華的父親45歲就去世了,那時她只有12歲,上面有一個姐姐,下面有一個妹妹和一個弟弟。母親孫桂芝一個人拉扯四個孩子過日子,生活之艱難可想而知。

              “母親那時只有35歲,但她沒有改嫁,也許是怕我們姊妹幾個受罪。”崔明華說,母親一個人肩負家庭重擔,但從沒聽過她抱怨過什麽。“現在回想起來,母親真是特別堅強,在我們面前,她從沒有掉過眼淚……我20歲時出嫁,看著母親蒼老的面龐,心裏特別酸痛,我說不清母親吃了多少苦。”

              出嫁那天,崔明華穿著母親爲自己縫制的旗袍,大絨面料在陽光下很顯眼,這件旗袍她珍藏至今。“從小到大都是母親給我和姊妹們做衣服,而這件是最珍貴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隨著孩子們一個個長大,母親肩上的擔子逐漸輕了一些,家裏的條件也逐漸得到了改善。

              “旗袍世家”著力打造旗袍産業

              丈夫劉沔安比崔明華大4歲,在中學任物理教員,其家庭在當地算得上書香門第。

              結婚時,崔明華沒有向婆家提金銀首飾之類的要求,而是委婉地告訴劉沔安,自己特別喜歡婆婆家傳的一件黑色旗袍。劉沔安和母親提起此事,母親不但一口答應下來,還張羅著要給兒媳買一台腳踏縫紉機--這在1967年可是個十足的“大件兒”!

              崔明華清楚地記得,那台嶄新的上海造蝴蝶牌縫紉機花了150元,這在當時算得上一筆“巨資”。那時,劉沔安一個月的工資只有30.5元,不吃不喝5個月才能攢出這筆錢來。更不易的是,當時縫紉機憑票供應,光有錢還買不到。劉沔安四處求人,終于在一位親戚的幫助下從供銷社把縫紉機買了回來。那段時間,崔明華心中的的喜悅之情不亞于過年,心裏總是甜絲絲的。

              崔明華不知道的是,爲買這台縫紉機,丈夫當時還向人借了100元錢。後來得知丈夫和婆婆如此看重自己,崔明華十分感動,過門兒後,她總是利用閑暇時間做起縫紉貼補家用。

              當時,崔明華做褲子居多,一條褲子的手工費是1元。十裏八村的鄉親們知道崔明華手巧,家中又有縫紉機,做衣服會來找她。雖然那時人們置辦新衣的頻率很低,但崔明華憑借手藝,減輕了家裏的經濟負擔,還能拿出一些錢來給母親。

              撫今追昔,崔明華因爲摯愛制作旗袍,也因婆家給購置的縫紉機,沒有在艱苦的歲月裏讓自己的縫紉手藝荒廢。所以,她後來才能全身心投入到旗袍制作中,並打造出自己的品牌。

              32年來 她每天用心做一件事

              崔明華從沒奢望過能一輩子從事最喜愛的旗袍制作。婚後不久,她來到蜂蜜溝的缫絲廠工作。1980年前後,缫絲廠因柞蠶養殖減少而關閉,崔明華不得不轉行到陡嶺瓦廠工作,生産房屋用的脊瓦、石棉瓦等産品。

              “大概是1986年前後,瓦廠也黃了。那時我38歲,從那以後,我每天只專心做好一件事,就是做旗袍,從沒膩過。”崔明華說,32年來,從來沒有哪件事能分走自己的興趣。

              她做的旗袍得到越來越多人的認可,名氣也越來越大,她爲自己的旗袍起名“清風滿韻”。“‘清’代表傳統,‘滿’代表民族。”崔明華說,這個朗朗上口的名字是自己和丈夫花了不少時間想出來的。“通俗易懂又非常貼合我的作品,大家都說好,就這樣定下來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崔明華在新賓縣城租了個檔口作爲旗袍作坊,盡管沒有醒目的招牌,也沒布置炫目的燈光,但還是常有人找她做旗袍。

              “旗袍在過去的100多年裏有很大發展,也出現了很多流派,使用了很多現代化的設備。”崔明華說,自己的手工作坊采用傳統工藝做旗袍,還把傳統工藝運用到改良旗袍上,形成了自己的特色。

              “旗袍世家”著力打造旗袍産業
              繡娘展示滿族刺繡技藝

              大女兒加入 成爲第五代傳人

              劉沔安和崔明華育有一女二男,大女兒劉純今年50歲,在一家監理公司工作,她的另一重身份是“滿族旗袍制作技藝的第五代傳承人”。劉純向母親學習技藝已有3年時間,同時她也是團隊與外界溝通的橋梁--畢竟老兩口都已七旬高齡,使用智能手機和電腦不如晚輩那樣利索。

              “兩個弟弟不太適合從事旗袍行業,弟妹們興趣也不大。”劉純說,自己從小在母親身邊長大,受母親制作旗袍熏陶,也粗略懂得一些,但未系統學習過。“3年前開始向母親學習制作工藝。漸漸地,我把彩福彩票开奖的精力放在了這方面。我還計劃明年辭掉工作,全職從事旗袍行業,丈夫也非常支持我的選擇,經常開車送我去參加各種活動。”

              有了女兒的加入,崔明華的“清風滿韻”品牌旗袍走得越來越遠。僅2017年一年就獲得數項榮譽--8月在廣州全球海上絲路中華服飾盛典藝術大賽上獲宮廷旗袍設計獎;廣州省旗袍模特隊身著“清風滿韻”八旗旗袍獲得了團體第一名;9月在香港國際文化藝術交流盛典獲最優雅團隊獎;同年還赴英國參加旗袍走秀大賽,榮獲優雅團隊集體獎……

              在劉純眼中,母親崔明華是讓人敬佩的。“做一件事不難,難的是一直專心做好一件事。如果這個‘一直’是60年,恐怕沒有超人的毅力和興趣是無法做到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“人到七十古來稀,我非常關心父母的身體健康。”劉純說,雖然自己從母親那裏學到了旗袍制作、滿族刺繡等傳統手藝,但離母親的水平還有差距。“之所以計劃明年開始全職做旗袍,就是想更好地繼承和發揚母親的傳統技藝,這是一項非常有意義的事業。”

              31
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              網友熱評
              0 [$name].
              [$content]
              支持(0) [$date]
              熱門推薦HOT
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FNC V1.0.0 FROM 自制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