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d id="vcfwd1"><font id="vcfwd1"><q id="vcfwd1"></q><code id="vcfwd1"></code><sup id="vcfwd1"></sup></font><span id="vcfwd1"><em id="vcfwd1"></em></span><dir id="vcfwd1"><ul id="vcfwd1"></ul><address id="vcfwd1"></address></dir><select id="vcfwd1"><tr id="vcfwd1"></tr><tt id="vcfwd1"></tt><optgroup id="vcfwd1"></optgroup><sup id="vcfwd1"></sup></select></dd><q id="vcfwd1"><dl id="vcfwd1"><button id="vcfwd1"></button><thead id="vcfwd1"></thead><b id="vcfwd1"></b></dl><font id="vcfwd1"><em id="vcfwd1"></em><option id="vcfwd1"></option><thead id="vcfwd1"></thead><form id="vcfwd1"></form></font><optgroup id="vcfwd1"><button id="vcfwd1"></button><u id="vcfwd1"></u><option id="vcfwd1"></option><ul id="vcfwd1"></ul><button id="vcfwd1"></button></optgroup><dir id="vcfwd1"><tbody id="vcfwd1"></tbody><ins id="vcfwd1"></ins><bdo id="vcfwd1"></bdo><ins id="vcfwd1"></ins></dir><font id="vcfwd1"><noscript id="vcfwd1"></noscript><strike id="vcfwd1"></strike><ol id="vcfwd1"></ol><big id="vcfwd1"></big><font id="vcfwd1"></font></font></q>
        <address id="obsqry"></address><address id="obsqry"></address>
      • <code id="obsqry"></code>
                    1. 投稿郵箱 info@hercity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李穎: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/03/28作者/徐李穎來源/傾城網閱讀人次/4801我要評論(0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掃描二維碼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將本內容分享給手機朋友
                      關閉
                      導讀:如果說衣服如宅邸,那麽喜歡質樸棉麻衣著的人,就像身居茅屋依然不改其樂的名士,返璞歸真,在他們心裏自由遠比高宅廣廈重要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李穎: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2000年,《花樣年華》橫空出世。文藝青年們被王家衛迷離的電影風格所魅惑,普羅大衆則爲張曼玉目不暇給的旗袍風姿所傾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時候的中國大陸,所謂旗袍是飯店門口迎賓小姐的工作服。剛剛從農村來到城市打工的小女孩,臉上還有勞作日曬留下的紅暈,畫著不合時宜的妝,只有眼神依舊淳樸羞怯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老板讓他們站在大門外,穿著劣質人造綢緞做成的旗袍,並不合身,肩寬臀窄,稍一彎腰側面的高開叉幾乎露到臀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個時候的旗袍,對于在不間斷的社會革命中長大的主流人士們來說,幾乎就是不正經和不入流的代名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當時最火的影視劇是《還珠格格》,爭霸熒屏的是各類清宮劇。那時候的民國還沒有成爲文藝青年的偶像,民國文藝書籍也還沒有占據排行榜之首,民國跟對岸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,依然是政治敏感詞。旗袍,當然是朦胧而遙遠的東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部《花樣年華》把港式旗袍推到大陸人的眼前,清清楚楚、搖曳生姿。記得電影風靡之後,大街上突然多了許多旗袍身影。當時定做旗袍的店面很少,在我的故都,賣成衣旗袍的只有民族服飾店,和那些顔色濃烈的大擺裙挂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我現在的審美來看,當時街頭的旗袍身影幾乎都是不合體的,而且改良得太多,失去複古風味。不過當時敢于穿著旗袍出門的都是大膽前衛而時髦的女子。甚至有人敢于穿著旗袍騎自行車,一手扶車把一手扯著裙角,也是街頭一景,不過著實讓人擔憂有跑光和摔倒的危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愛玲在《更衣記》中有句名言“我們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裏”。多麽貼切的比喻啊!《花樣年華》裏的張曼玉,住在精致的旗袍裏,小心謹慎地拿捏著每一絲情感和欲望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張曼玉飾演的角色並不是家庭主婦,她在1962年的香港做著一份文書的工作,還會寫小說。那些絢麗旖旎的旗袍昭告著新女性的性感、欲望、獨立;但同時,又高又硬的領子,緊窄的尺寸,都在壓抑她的舉止,提醒她分寸感,讓她在放縱和出軌前卻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身上的旗袍花色,明亮妖娆的圖案是愛意的出口,低調雅致的酒紅是欲說還休的暧昧,沉悶的格紋是她不能跨越的關隘……旗袍何止是旗袍,它簡直是女主人的替身,替她說出她不敢、不忍或不明的心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《花樣年華》裏的旗袍太精美,張曼玉的身段太窈窕,現實生活中難以複制。我們的真實人生,粗粝、沉悶、油膩,只能潑辣勇猛地對抗,哪裏容得下女人從容不迫地扣上和解開一顆顆盤扣的墨迹!旗袍終究沒能流行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李穎: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終于,我們來到了現世安穩的年代,開始有閑情研究民國風尚,包括旗袍。電影和電視劇裏的旗袍終于擺脫了姨太太風,越來越耐看,越來越有氣質。在現實生活裏,旗袍依然小衆,誇張媚俗的版式依然存在,但是一股清流已逐漸湧現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說衣服如宅邸,那麽喜歡質樸棉麻衣著的人,就像身居茅屋依然不改其樂的名士,返璞歸真,在他們心裏自由遠比高宅廣廈重要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些衣飾精致、名牌加身、一絲不苟的人,像是住在高級公寓裏的白領新貴,他們爲之奮鬥的是社會認同和身份標簽;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特別注重布料質地、剪裁工藝的人,像是住在設計精巧、采用上等實木、靠榫卯搭建起的精致宅邸裏,外行看來其貌不揚,懂行的人則會驚歎不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麽穿著樸素棉麻旗袍的女士呢,應該是住在小橋流水旁的素淨小院,她是市井煙火的一部分,也是在油膩煙火裏努力留下一片白月光的小婦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徐李穎:各人住在各人的衣服裏

                      42
                      已到達第一篇 下一篇:徐李穎:我的旗袍網友們
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閱讀
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    發表評論
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友熱評
                      0 [$name].
                      [$content]
                      支持(0) [$date]
                      熱門推薦HOT
                      X-POWER-BY FNC V1.0.0 FROM 自制6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