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稿郵箱 info@hercity.com

雲裳钗影:走進民間珍寶館 欣賞絕美旗袍飾品

2015/09/01閱讀人次/15284我要評論(0)

掃描二維碼
將本內容分享給手機朋友
關閉
導讀:打開這本書,你將似進入一家小小的民間珍寶館,裏面滿是各式各樣的旗袍和飾品。當你在蘇杭逛旗袍鋪爲絢爛缤紛的各式旗袍摸不著頭腦的時候,當你沉迷于淘寶五光十色的珠寶店而猶豫不決分辨不清的時候,這本小書將給予你最實用的感官指點和相關的入門知識……

雲裳钗影:走進民間珍寶館 欣賞絕美旗袍飾品

《雲裳钗影》

書名:《雲裳钗影》
作者:吳沁江
出版年: 2015-8-1
出版社:上海古籍出版社

編輯推薦:

打開這本書,你將似進入一家小小的民間珍寶館,裏面滿是各式各樣的旗袍和飾品。當你在蘇杭逛旗袍鋪爲絢爛缤紛的各式旗袍摸不著頭腦的時候,當你沉迷于淘寶五光十色的珠寶店而猶豫不決分辨不清的時候,這本小書將給予你最實用的感官指點和相關的入門知識。因爲這裏有作者作爲一個資深玩家的經驗總結。與此同時,你還會被她的深情和執著所打動。在當今快節奏生活的時代,能平心靜氣,以平民之資,日積月累,搜尋到這些老物件,實屬不易。她又將自己對這些舊物的心境細細記下,形諸文字,拍攝成圖,更是“真愛”。自清代到民國再到當代,將那些散落在世間的珠寶服飾,一點點地收入囊中,不爲別的,只爲內心深處那份對過往的深情和暢想。

作者簡介:

吳沁江,上海人,供職于金融系統,業余時間求學于複旦大學新聞系,也自學化妝、美容等。興趣涉及古琴、《周易》、古詩詞、古代服飾與老銀玉石的收藏、制香,等等。

目錄:

寫在前面

一 妾有羅裳

袍服•氅衣
繡衣•襖

繡鞋

二 綽約旗袍

傳統袍服
海派流風
老店遺韻
花樣年華

三 翠雲裘

千金裘
著我舊時裳

四 銀釋心語

節節有情
四季花語
人世靜好
中華圖騰

五 通靈寶玉

和田玉
岫玉
獨山玉
翡翠
松石•蜜蠟
奇石偶得

六 暗香盈

香器
香品
香道

參考書目
後記

藍綢地團花繡女氅衣

比之官氣十足的袍服,我更喜歡紋樣上清華內斂,貴而不顯,卻在質地繡工上盡顯神功的女服。這一件藍綢地團花繡的女氅衣,右衽、寬袖、圓領帶雲肩,應是漢族官宦女子的傳統服裝。

雲裳钗影:走進民間珍寶館 欣賞絕美旗袍飾品

這件氅衣的年份可上溯至晚清。氅衣滿布刺繡紋飾,用工極精良。綜觀全局,雲肩、鑲邊處紋飾統一,邊飾與主花和諧匹配,沉靜的藍底配上明亮的白底挽袖,明淨清麗,通身素雅中含有靓麗,極具端莊含蓄之美。活潑的繡花、華麗的滾鑲邊構成了整件氅衣端莊大氣的風格,讓人想到那詩禮簪纓、鍾鳴鼎食之家浸澤出來的大家閨秀。想來,這樣的女子即便沒有絕世傾城的容貌,亦會有絕世傾城的態度吧。

細觀之,氅衣上鑲有兩道绲邊 ,細花邊黑底織紋俏麗,白緞地上的粗鑲邊繡花極豐富,有螳螂、蝴蝶、蜻蜓,還有山石、小溪、垂柳、松竹等,仿佛置身于春日的庭院中,有綠影搖曳,笙簧盈耳,“竹間時有鹧鸪啼”。鑲用的花邊亦稱“縧子”或“闌幹”,多用于衣服的領口、袖端、襟邊及下擺。花邊最初的用途,是爲了增加衣服的牢度。清代服裝多用輕薄柔軟的料子制成,一無骨架,二不耐穿,尤其是領、袖、襟、裾等部位,更容易磨損,因此必須用比較厚實的料子鑲沿。由于這些鑲邊占的面積較大,所以在上面再織繡各種紋樣,在實用的基礎上,又增添了裝飾效果。大約鹹豐、同治期間,京城貴族女子衣服鑲邊的道數越來越多,有“十八鑲”之稱。那層層疊疊的滾邊掐牙浮繡堆花,似長長短短的詞句,轉折間,頓挫抑揚,有血有韻。

這件氅衣的領口繡有“四合如意”的雲肩。雲肩的主要作用在于加強肩部裝飾而突出頭面,實際作用不大。敦煌唐代壁畫中已見貴族女子使用雲肩,隋代觀音像亦有披雲肩者。元時,由于元順帝沉迷于十六天魔舞,美麗的舞女都是身著金雜襖、披著雲肩,時人謂之“金繡雲肩翠玉纓”。至明清,雲肩已被廣泛使用,其地位非常高。清時,漢族女子僅在新婚等盛大典禮時才穿著雲肩。直至光緒年間,因江南女子多低髻垂肩,爲了不使發油等沾染衣物,才較多地使用雲肩作爲裝飾物。但作爲一種裝飾物,雲肩畢竟不適于日常勞作,故而始終沒能普及開來。

雲肩的典型式

雲肩的典型式樣有“四合如意”式與“柳葉”式。“四合如意”的圖案最早見于漢代,銅器、漆器及絲綢織花均有使用,雲紋作如意狀而四合,寓意東西南北四方祥和如意。古代青花、粉彩瓷器中瓶、罐、壇、尊等器皿的肩部亦多有如意雲肩裝飾。據沈從文先生考證,瓷器的雲肩即源于服飾。中國的服裝,一向是平面剪裁,唯獨雲肩因人制宜。設計者以靈巧的镂空技藝,分解雲肩上的藝術符號,根據人的身體設置紋樣,這亦是中國式服裝的立體設計。雲肩上的繡紋一般都以傳統的吉祥圖案爲主,是“有圖必有意,有意必吉祥”。細看這件氅衣的雲肩,如意頭上還繡有葫蘆、蝈蝈、蜻蜓、蝴蝶……葫蘆多子,又諧音“福祿”;蝈蝈諧音“哥哥”,是寓意生男子。《詩經》中相傳爲周公旦所作的《七月》以及民歌《草蟲》、《螽斯》等是最早的記載蝈蝈的文字。“螽斯羽,诜诜兮,宜爾子孫,振振兮。螽斯羽,薨薨兮,宜爾子孫,繩繩兮。”展現了一個載歌載舞的歡樂場面,整篇文字都在頌揚對種族興旺和生命繁衍的企盼。由此而産生的成語“螽斯衍慶”,亦成了喜賀子孫滿堂的吉祥語。

雲裳钗影:走進民間珍寶館 欣賞絕美旗袍飾品

氅衣的前後衣襟及肩部有十枚大團花,即正面三圓呈“品”字形排列,背面相同。“團花”屬傳統裝飾紋樣,明清陶瓷、漆器、印染、織繡、缂絲、金銀器、剪紙等工藝品上常用此作裝飾。團花中繡有牡丹及吉祥八寶。這“八寶”由八種識智,即眼、耳、鼻、音、心、身、意、藏所感悟顯現,描繪成八種圖案紋飾,即輪、螺、傘、蓋、蓮花、瓶、魚、幢八種紋樣,象征著吉祥圓滿。團花外,還散綴折枝牡丹、蝴蝶等紋樣,構成蝶戀花的寓意。蝶戀花,本爲詞牌名,屬唐代教坊曲,又名“鵲踏枝”。民間以其立意生動而作蝴蝶翩飛花間的圖案,多含有對男女情愛的贊美。

氅衣的接袖上還繡有瓶花牡丹、玉蘭和“卍”字,寓意富貴平安,福壽綿長,久遠無極。牡丹和玉蘭蘊含玉堂富貴之意。漢代揚雄《解嘲》“曆金門,上玉堂有日矣”,謂任職登高指日可待。“卍”字的梵文讀音是“室利踞蹉洛刹那”,意爲吉祥之所集,用作萬德吉祥的標志。唐代武則天時期,將“卍”紋定爲卍字。此後,卍字紋一直被作爲吉祥、光明、神聖、幸福、子孫綿延和萬代興盛的象征。

我極喜歡這件氅衣,因爲少了“江崖海水”官味,反而顯得很清逸。穿著它,大可不必端坐在沉甸甸的黃花梨太師椅上,倒可以去曲院荷風的林間泉石上小坐,染上幾縷湖畔荷香的仙逸。收來這件衣服的時候,剛好遇見林偉東制作的一尊清代仕女的瓷人,她身上的藍底如意雲肩袍服、身旁的蓮花、腕間的翡翠镯子、纖纖十指丹寇,還有那份澹然娴雅的神情,好像是可著我的心做成的。見到她時,竟有見花如見我身之感。

銀釋心語

在古代,金銀器俗稱“黃白物”,主要分爲器物和飾品兩類。揚之水在其《奢華之色》三部曲裏詳細討論了宋元明三朝的金銀器物,其中一冊便以飾品作爲主題。她說:古人打制、插戴和收藏的金銀首飾不僅是財富與藝術的合一,也因爲它所具有的展示性而成爲生活時尚不可忽略的一個風向標。當日工藝品的流行題材差不多都出現于金銀首飾,雖方寸之地,卻幾乎是時代品樣之聚珍。先秦時代,首飾以珠玉、綠松石爲主,金銀制品並不多見。漢代到魏晉南北朝時,各類金飾逐漸增多,後經過唐、宋、元、明曆朝曆代的發展,到清時,女子頭上的钗、簪、步搖,耳上的耳環,脖頸上的項鏈,指間的戒,腕上的钏,衣前的壓襟……種類愈發豐富。富裕人家的女子,甚至可擁有幾十到上百的金銀飾物,以配佳節良辰應景之用。不過,在經曆了近代的民族災難後,晚清民國之前的金銀飾物大多以出土文物爲主,流傳于世的少之又少。

在這些老飾品上,節日風俗中充滿意趣的細節與片段被民間的巧手工匠們提煉出來,成爲“紋樣”、“圖案”棲落于上。自宋代以來,蘊含喜慶吉祥之意的紋樣除了有傳統的龍鳳外,還包括蝙蝠、魚兒、鴛鴦、蓮花、牡丹、瓜瓞、石榴、蝴蝶、蜜蜂,等等。我素喜老銀器,其細膩、溫潤、潔白,比之金器,少了一分奢華與張揚,比之玉石,少了冷冽與清高。

中國傳統的節日形式多樣,內容豐富,其中既有時節變換的印記,又與文化的發展、民族的交融、宗教的熏染不無關系。春生夏長,秋收冬藏,傳統農曆的二十四節氣爲一年四季標畫出清晰的刻度,爲節日的出現提供了前提條件,而原始崇拜與人物事件紀念則令節日富有曆史感。民間的能工巧匠們在銀飾上刻畫的不同節日的花案,既暗示了生活習俗的變換,亦含有人與自然的一份情意。

中國人最大的節日莫過春節。一年之計在于春,人們期許萬事萬物美好的祝願,“年年有余”就是其中的一個重要主題。“有魚”即“有余”,年夜飯何能無魚?以“有魚”爲主題的年畫、服飾亦是千姿百態、形態各異。

雲裳钗影:走進民間珍寶館 欣賞絕美旗袍飾品

這一枚“連年有余”的清代豫西南銀器是壓襟上的主件。整件銀飾被做成一朵蓮花的造型。蓮下兩條魚兒相對耳語,活潑靈動。所謂“壓襟”,可以直白地理解爲“壓住衣襟之物”,是舊時女子挂在胸前的配飾。此物又名“事件兒”,自唐代出現,一直流行至元明。揚之水《古詩文名物新證》中對此有詳細考證。上端以一條銀鏈系在胸口的扣子上,中間是用銀、象牙、翡翠、瑪瑙等做成的“事件壓口”,雕琢成蟬、蝙蝠、魚兒、牡丹、雲雀等形狀,象征著美好的寓意。下以銀鏈綴著刀、槍、劍、戟、鑷子、剔牙鈎、耳挖勺兒、粉盒等小件銀器,少的三樣,多的九樣,綴五樣的比較常見,稱壓襟五事,也有的只綴著鈴铛或流蘇。此物既有裝飾作用,又能固定衣襟。配上它,輕移蓮步、叮當作響。有些還是可以開啓的香囊,舊詩曰:“只聞香襲人,不知香何因。擡頭看少婦,胸前動壓襟。”

我將此件與另收藏的一個民國老翡翠“連年有余”花片以珍珠相串,名曰:“連年有余再有余”,過年的時候帶著倒很應景。總覺得珍珠和翡翠配在一起有種江南水鄉的韻味,和“魚戲蓮花”的主題有神韻上的唱和。這個挂件中,老銀得其形,再以粉紅的紅紋石和碧綠的幹青翡翠點出蓮花荷葉之色。花片和老銀之間一點紅琉璃,如蓮間戲水的一尾紅鯉魚。蓮花清靜,遊魚靈動,碧水粼粼,端端有著瑤池的意境。

過了年,接著便是元宵節。正月十五要鬧花燈,猜燈謎,吃湯圓。以前人過元宵節最是熱鬧,到處火樹燈花,車水馬龍。與元宵節應景的,自然是燈籠形的耳墜了。《金瓶梅》中,宋蕙蓮就在元宵夜裏帶上金燈籠墜子“走百媚”。

雲裳钗影:走進民間珍寶館 欣賞絕美旗袍飾品

曾收藏有一對清代早期的瑪瑙燈籠耳墜。耳鈎非常粗,彎曲似豆芽,下面墜一枚鎏金的紅色瑪瑙燈籠。燈籠上有工藝細致精巧的折紋。另一對老銀鎏金的多寶宮燈耳墜,是回流的東西。老銀花絲工藝的六角宮燈,鎏金的顔色顯得很華美,宮燈上墜著翡翠、老紅寶和老藍寶。曾經看到過不少宮燈題材的老銀耳環。這對是我見過的宮燈中形制比較標准的,器形也較大。在傳統的元宵節,穿上美服,帶上燈籠耳環,吃著元宵,猜猜燈謎,定是極有情致的了。

唐代插花活動

一年的花事如歲月的刻度,更似女子漸變的容顔,于輪轉中照見光陰悠悠。在服飾的變換上,前人也遵從花卉的變化來穿戴應景的花卉服飾。春戴蘭花、牡丹、桃、杏,夏配石榴、茉莉、素馨,秋有菊花,冬飾玉梅。南方有得天獨厚的氣候,女子更是四季簪花。《開元天寶遺事》中載唐明皇轶事:“開元末,明皇每至春時,旦暮宴于宮中,使嫔妃輩爭插豔花,帝親捉粉蝶放之,隨蝶所止,幸之。後因楊妃專寵,遂不複此戲。”唐周昉所繪《簪花仕女圖》上,貴族女子們將大朵的牡丹、蓮花簪戴在頭上。宮中簪花成風,民間亦然。杜牧《杏園》詩:“莫怪杏園憔悴去,滿城多少插花人。”

雲裳钗影:走進民間珍寶館 欣賞絕美旗袍飾品

唐代插花活動如此興盛,有一個重要的自然因素,就是6世紀至10世紀,恰巧是中國氣候的溫暖期,不少喜溫喜雨的植物,在洛陽以至長安都能生長開花,自然界花多易得。宋代起進入氣候的寒冷期,但北宋首都已東移至開封,社會活動和文化的中心向溫暖的江南傾斜;南宋定都杭州,插花更爲流行,連男子也不例外。然而,鮮花容易枯蒌,長則一天,短則幾個小時,必得另換新花。且花材的選擇,亦受到季節和地域的限制。如茉莉多生嶺南,江南已屬難得。富家女子們爭奇鬥豔,自然不能滿足于天然的花朵,故以金銀珠翠等仿制的各種花朵首飾逐漸流行。

春日的蘭

一年之計在于春,先從春日的蘭說起。“婀娜花姿碧葉長,風來難隱谷中香。”蘭之美,在其幽姿飄逸,在其嬌弱體內所蘊含的力量。李漁說,女子之美在乎“態”,蘭就有這樣的態。所謂生活在低處,靈魂在高處。曾收藏了一枝清末的琺琅彩镂空蘭花钗,花葉飄逸,舒卷有姿,仿佛能嗅出幽香似的。由于是镂空的工藝,蘭花的姿態便顯得特別清靈。這樣的钗插在女子的烏鬓裏是極清雅的。

還有一對改制的老銀蘭花耳環,可能是用蘭花扣子改制的。錾刻的蘭花舒卷自如,紋理雕刻清晰有力。下用一小串珍珠系一顆藍色的松石,素雅而簡淨。老松石樸拙,配蘭花真是再好不過。一直都喜歡蘭花的清逸,閑來寫上幾筆,可洗心。蘭花本是開在深谷岩邊,以泥盤盛之放于書齋已是其次了。仿佛有仙氣的女子,葛布素衣才愈顯得她烏發青蔥,本色怡然。沐齋的《蘭花旨》裏說:“此心安處,不在彼岸,不在來日,只在此地和當下,恰如一朵幽蘭的花開。”

雲裳钗影:走進民間珍寶館 欣賞絕美旗袍飾品

春去夏來。夏日裏最清新的自然是竹。這一柄竹子的雙尖,背面刻有“東和成”的字樣。老銀素潔如紙,那黑色的包漿卻如水墨般將簪子上的竹子塗染。色之簡莫過于黑白,能于黑白間墨分五色,是簡中的繁,靜中的逸。四君子裏唯竹不是花,卻比花更清雅,仿佛曹公雪芹筆下的世外仙姝。大觀園有萬種奇花,偏偏最喜愛的那位不用花來比,卻用草來比,只因草比花更有仙氣。黛玉喜潇湘館,正爲那一片森森翠篁。也只有竹才襯得出這樣的風露輕愁的香草美人。曾有件真絲繡竹的旗袍。白底上繡著墨竹,似清俊秀逸的水墨畫。穿這件旗袍的時候,這柄雙尖自然是絕佳配飾。夏季燠熱,需清心寡欲,竹的清逸、老銀的清涼,端端給的就是那一份虛靜。

另有一枚清代山西老銀竹節紋風藤手镯。以銀做成一節一節的竹節,竹節上刻有竹葉,簡潔大方。風藤的一端有個節,被巧手工匠因勢利導地刻成一只蝙蝠。古拙的風藤紋理細膩,因著時光已被摩挲出了一種油膏浸骨的手澤,襯著老銀幽暗的光華,愈發顯出一種古意。這樣的镯子,會讓人想到幽竹、藤椅、林下清風……亦讓我想到千利休的茶道。 越近晚年,千利休的茶道愈趨古樸簡約,追求“本來無一物”的境界,甚至找來漁人用的小竹簍做花瓶,或者自己用有裂紋的竹材加工成花器。這只镯子的設計者,也似乎領略到了一絲這樣的禅意吧。

後記

寫此書的過程,也是與老物、與前人感應神交的過程。每一件老物都凝聚著前朝工匠們精湛的手藝,有著前主人的手澤和寓托,是她們相伴一世的閨私,有的甚至還被帶進了棺材。可是,人活百歲,物存千載。它們最終並不曾真正屬于誰。似元音老人所言,這世上的一切原本是暫借給我們用用的。也許在終極意義上,人世間的幸福和災難,成與毀,只是事物不同階段的表現形式而已,全都只是過眼煙雲,彼此並無實質的區別。人生如寄,人與物的相逢,亦如金童玉女在蓮花座下的對視,能有不落塵緣的心境,便得彼此之清歡。我亦借假修真,借暫有之女身承載、撰寫這些暫有之老物。然而,這其間的點滴體會卻是極真的。厚重的曆史和文化沉澱,使那些美麗的服飾逐漸成了高不可攀的“文物”。而它們本是前朝女子的尋常衣飾,被尋常女子所穿用。若把這些美麗的衣飾僅當作“文物”而束之高閣,它們便像失了靈性的蝴蝶標本。它們本是旋舞的精靈,曾伴畫窗燭影,杏簾獨步,紅板橋欄、憑水留影……它們的紋路裏原有著人的情態。衣飾與人是一個生命的水流雲行,互爲彼此的盛裝。好比古琴,唯有傳世的古琴,仍可彈奏的古琴,才能與彈者“琴我合一”,流淌出的高山流水、繞梁三日的音律之美。又比如“香”,《香乘》中有不少古方。放著,它們只是一卷紙方。唯有把它們按方子做出來品賞,才與古人有了穿越時空的交流,讓文化有了真正的傳承,而不會成爲時光的化石。接觸這些老物件時,我以一個女子最簡單的心境去感受它們,與它們融合。將它們還原爲“衣”,還原爲“飾”,還原爲“香”,在撫摸它們的紋理時,亦對鏡揣測著它們的表情……

84
相關閱讀
發表評論
發表評論
網友熱評
0 [$name].
[$content]
支持(0) [$date]
熱門推薦HOT
X-POWER-BY FNC V1.0.0 FROM 自制60